蝙超,苏美,反逆白黑
圈地自萌
画画艰难进行时

“我守着西天的颜色,从浓蓝变成了淡紫,一忽儿,天的四周围又染的深红了,远远的法国教会堂的屋顶和许多绿树梢头,刹那间反射了一阵赤赭的残光,又一忽儿空气就变得澄苍静肃,视野内召唤我注意的物体,什么也没有了。四周的物影,渐渐散乱起来,我也感着了一种日暮的悲哀,无意识地滴了几滴眼泪,就慢慢的真是非常缓慢,好像在梦里游行似的,走回家来。” (郁达夫《薄奠》节选)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木迟 | Powered by LOFTER